孟祥:根本解决"执行难"四大招
作者: 刘子阳 发布时间:2017-02-20

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孟祥于2017年2月14日在杭州举行的“向执行难全面宣战”主题公众开放日的会议中强调,解决执行难,要靠这四个大招

(一)网络查控财产、(二)黑名单制度、(三)网络司法拍卖、(四)信息网络一体化。


有人称,“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执行难难于攀蜀道”,执行难究竟难在哪儿?


解决执行难问题,首先要厘清原因。造成执行难的原因很多,外部因素主要有被执行人隐匿转移财产、逃避规避执行、外界干扰执行、财产处置变现困难等。”

2017年2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在浙江杭州举行“向执行难全面宣战”主题公众开放日,最高法执行局局长孟祥详细解读了执行难顽疾与对策。


(一)网络查控破解查人找物难


执行难,第一大难题在于查人找物。传统模式效率低下,覆盖面小,大量案件难以实际执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难以实现,必须探索信息化时代背景下查人找物新模式。为此,最高法着手建立覆盖全国及主要财产形式的网络化查控系统。


据了解,2014年年底,最高法正式开通“总对总”网络查控系统,现在已经实现对多种财产形式的“一网打尽”。最高法与3400多家银行以及公安部、交通部、工商总局、人民银行等单位实现联网,可以查询到被执行人全国范围内的存款、车辆、证券、网络资金等14类16项信息。全国所有3520家法院都能使用该系统进行查控。


孟祥举例说,甘肃的法官坐在办公室里就可以直接查询到河南当事人在乡镇银行的存款情况,这是过去很难想象的。“总对总”查控体系大大提高了执行效率,降低了执行成本,有力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执行到位率因此出现逐年上升的态势。


截至目前,全国法院利用网络查控系统共查询案件975万件、冻结752亿元,查询到车辆1427万辆、证券133亿股、渔船和船舶12.6万艘、互联网银行存款2.37亿元。


(二)“黑名单”令老赖处处受限


执行难的第二大难题,在于当事人规避抗拒执行、转移隐匿财产。最高法为此推出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制度,与有关部门对失信被执行人进行联合信用惩戒,让失信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迫使其主动履行义务。


据悉,2013年,最高法出台相关司法解释,进一步规范建立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截至目前,共纳入失信人673万例。2014年年初,最高法联合中央文明办等8个部门共同签署合作备忘录,开始对失信人实施联合惩戒,最有效的措施就是限制老赖出行。


截至目前,全国法院共限制615万人次购买机票、222万人购买动车、高铁票。去年12月底,最高法与公安部、中国民航信息集团公司、中国铁路总公司联手,绑定当事人的身份证与其他证照,彻底限制其通过各类身份证照购买机票和火车票。


孟祥说:“为进一步扩大联合惩戒范围,最高法与国家发改委等44家单位签署了备忘录,实现对失信被执行人多层面限制。截至目前,限制失信被执行人担任企业法定代表人及高管7.1万人。仅中国工商银行一家就拒绝失信被执行人申请贷款、办理信用卡55万余笔,涉及资金69.7亿元。


一些特殊主体,如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基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党代表等也被纳入失信名单。其中,部分人员因失信受到开除、撤职、降级等处分,有关资格受到影响,被取消招录、晋升或是被罢免。孟祥说,联合惩戒措施产生很大震慑力,近百万名失信被执行人迫于压力,主动履行了法律义务。


(三)司法网拍打通财产变现难


去年,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通过网络拍卖了一家公司的股权,经过174次延时、517次出价,最终以10.3亿元成交,引来5万多网友围观。


孟祥坦言,执行难的第三大难题,是财产处置变现难。传统拍卖不仅成交率低、溢价率低,还存在围标串场、暗箱操作、权力寻租等弊端。


针对实践中存在的问题,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从2012年开始,率先推行通过淘宝网进行网络拍卖,迅速得到各地积极响应。截至目前,全国29个省份1900余家法院通过淘宝网开展司法拍卖,共计拍卖42万余次,拍卖标的物20万余件,成交额2600余亿元,平均成交率90.25%,溢价率74.76%,为当事人节省佣金80亿元。


孟祥说:“在总结各地经验的基础上,最高法专门出台网拍司法解释,在全国广泛推行网络司法拍卖模式,形成以网拍为原则,以现场拍卖为例外的制度。最高法还专门开发网拍工作软件,执行法官通过办案平台就能直接进行司法拍卖操作。”


(四)执行案一体化可视化管理


执行难的第四大难题,是执行管理难。如今,最高法以信息化应用成果为基础,结合执行办案系统开发形成一整套执行管理模式,实现全国法院执行工作统一管理、统一协调、统一指挥。


通过最高法执行指挥平台,实现全国法院执行案件一体化、可视化管理,所有数据5分钟一更新,案件信息全面掌握。


孟祥介绍说:“平台对关键流程节点做了超期预警提示,一些超期案件,最高法可以逐级点开,一直看到具体承办人和具体案件,对其进行监督。进入四级法院统一办案平台界面,可以看到各省执行案件、案款、失信、惩戒等相关情况。”


据了解,依托执行指挥管理平台,最高法实现对执行案件、执行案款、终结本次执行案件、执行会商、执行委托、执行舆情的一体化管理和监控,通过平台对执行工作各个环节的异常情况进行督办,督办要求通过指挥平台逐级下发,一直贯穿到基层法院的具体案件承办人,能够有效落实各项规定和管理措施,形成全国执行“一盘棋”的良好局面。


去年4月,最高法召开“基本解决执行难”暨执行案款清理工作动员部署视频会,联合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历史上沉淀的执行案款进行全面清理核发,打响解决执行难攻坚战的“第一枪”。


孟祥说,结合案款管理工作,最高法要求建立长效化案款管理机制,推出一案一账号案款管理方式,将在下周下发修订的管理规定,升级四级办案系统的案款管理节点,实现全程留痕。从现在开始,案款管理混乱的局面将成为历史。(记者 刘子阳) 



编辑: 张超媖
文章出处: 新华社/楚天执行

浏览记录
整站检索
高级搜索

执行司法

执行动态

执行司解